西昂廢奶茶

坑底廢人奶茶,女漢子(?)yoooooo
主文字,副塗鴉。頭貼自繪UMI性轉!
戰勇、刀亂、LL一直線!
性轉OK;GL OK;BL OK,可是BL不接受陽炎男子組、性轉也不行。
戰勇西昂本命,CP羅斯阿魯、克萊阿魯
刀亂切囯本命,CP主三日姥,其餘隨意
LL UMI本命,CP UMIELI、NOZOELI、ALLMAKI,UMI受不接受。
自介歡迎走噗浪>>>http://www.plurk.com/AMilkTea

© 西昂廢奶茶 | Powered by LOFTER

【陽炎】Shinmari

舊文重打。
Shinmari

早上九點,至少時鐘是這樣顯示,她已經獨自生活好幾個春秋,大概有一世紀之久了吧。
目前她養成的習慣是起床就檢查自己的本子有沒有被團長發現拿去回收桶。只要還沒送去回收場她就有辦法救回。
很好,沒有損失任何一本。

嬌小的少女踩著有些不穩的腳步,朝向基地客廳走去。
「……咦?」
基地照理來說今天沒人,但總穿著紅色運動服的少年面露痛苦的躺在椅子上,張開口喘氣。

「如、如月君嗎?」
些微產生警覺的美度莎後裔小心翼翼的接近脆弱的尼特族,卻在手臂可以碰觸到的距離時,雙腳互相被絆倒了。

「咿咿!」
與碰撞聲一同響起的是Mari的悲鳴。
「不、不哭。嗯不能哭!」
擦擦眼淚,她...

【戰勇】夜ㄒㄧ……ry是很長的。

*德伊克萊
標題什麼也沒透露哦?



  克萊爾自朝陽的沐浴中醒來,如果不是身上的重量,那他大概還會繼續睡到日上三竿。

  「嗚呃、西炭又拿什麼……欸?」
  剛爬起身的瞬間,他以為他會看到某人的惡作劇,但事實是沒有。他只看見了黑色的制服,鈕扣還沒有完整的扣好,導致裡頭的白襯衫輕而易舉的顯現出來。
  ……鎖骨似乎若隱若現的。

  「嗚、欸,克、克、可萊兒桑……」
  深厚的黑眼圈,加上容易口吃的慣性,克萊爾就算腦子再笨也猜得出是誰,噢不對,他有眼睛,所以看到了。

  「德伊菲爾桑?」
  面前的人,跨坐在自己腿上。只隔著旅館提供的薄棉被。

  好像有點不太妙呢,克萊爾,這時候該怎麼辦呢...

【刀亂】審神者心臟病發實錄

其一——愛刀受傷


  體型相當龐大的槍快速的朝他們的方向移動。
  伴隨著那人的冷哼,流去的是他身為人身的血液。
  少女睜著雙眼愣在原地,一句話也開不了口,也無法命令他繼續往前走……

  「撤退。」

  簡短的指令就讓以短刀為主體的隊伍撤回本丸。
  回到本丸後,少女首先關注的是並沒有輕傷的人——山姥切囯広。

  「切国,沒事吧?你先去手入沒關係。身體要緊!」他來不及拒絕審神者,只能在進入手入室前彆扭的說句明明沒有修復的必要。
  雖然之前在進入入手室說這些都是很明顯的逞強,但現在可能就是真的不用馬上修復。
  少女又丟出了這是主命,強制將人送進去。
  確認切国好好的休息了的審神者,接著加快腳步朝本丸...

【刀亂】惡整的結果是?

鶴審
〈鶴丸OOC注意〉
切←審前提下的審鶴(物理(?)
就是自家北七審神←

———————————————————————

  白光乍現,出現在眼前的潔白男子溫和的笑著自我介紹,「よっ。鶴丸国永だ。俺みたいのが突然来て驚いたか?」

  「……」審神者眨了眨眼,什麼話也沒說的就叫出了另一把刀。
  頭一次被如此冷漠對待的鶴丸有點自信心受到打擊,持續不甘心的糾纏著審神者不放。
  「吶吶——沒有嚇一跳嗎?」
  「主上怎麼啦?為什麼都這麼沉默!」
  「如果一直都不笑會沒人喜歡的哦。」

  終於,說完這句話的鶴丸就得到了審神者的回眸一笑。「嗯哼哼——我確實是被你嚇了一跳呢,鶴丸くん唷。」
  「……欸?...

【刀亂】髮夾

*切審
*媽媽我好久沒打那麼長了。


  坐在大房間外的廊道,切囯享受著迎面而來的清風,拿起盤子上被審神者稱為「巧克力餅乾」的食物咬下一口。

  「……主上居然喜歡這麼甜的食物。」打算等審神者出陣回來後教訓她以後少吃這種甜類的切囯,突然想起了最近審神者總是在躲避他的樣子。這是為什麼呢?果然是對身為仿刀的自己沒興趣了嗎。


  原來連審神者也是這樣啊。



  「我們回來啦!」伴隨著短刀們雜亂的腳步聲,屬於女性的高亢響徹本丸。是這幾天不停帶小朋友練等的審神者的聲音。
  「歡迎回來,主上。」長谷部率先走上前為審神者遞了毛巾。
  「哦謝謝你啊長谷部。」開心接過毛巾的審神者毫不保留...

【刀亂│沖田組】與你同在 01

沖田組虐人(幹
第一次寫沖田組就要虐人呵呵哈哈哈
超級嚴重OOC←
梗是上次朋友說的斷刀後可以重新召喚但記憶會消失(?)
破壞→刀身(靈)被重新召喚、記憶轉到別的時空去


———————————————————————


  赤紅色的刀和白淨的刀於戰場上破碎,一臉錯愕的審神者愣愣的看著相依在一起的兩把刀,什麼也沒說便溫柔地拾起刀柄和剩餘的刃,也不怕傷到自己似的握在手中。
  「石切丸,交給你了。」回到隊伍審神者第一時間就將壞成粉末的刀交給曾待在神社一段時間的石切丸。
  「主上妳要試嗎?」微微皺起眉石切丸再度確認審神者的心意。只見審神者相當堅定的點頭。「不管如何,就算記憶到別的時空也好……他們會一...

【free!】悶騷三十題 一到五

まこはる

原本預定是每天發一篇,不過如果傳到這裡就會很短,所以每累積到五篇就會放過來!


———————————————————————


Day1:1.每日默念千遍万遍的我喜欢你。


  はるか抬起頭看著擁抱自己的人,稍稍皺起眉頭。

  『所以說、可以再任性一點沒關係的……』雖然是自己提出的要求,不過在聽完了對方的請求後還是開始感到了後悔。

  「那麼はるちゃん可以每天和我說我喜歡你嗎?」

  「……」彆扭的轉過頭,染上了緋紅的雙頰正巧被髮絲擋住。略為困難的開合自己的雙唇,はるか決定說完以後暫時不跟まこと見面。

  「我、我喜歡你。」

  「可、可以再說一次嗎?」...

【まこ→←はる】暗戀三十題

    1.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告白


  真琴愣愣的凝視著那在水中自由的身影,眼見人游夠了準備要起來,便立刻小跑步到他身邊。
  「今天訓練辛苦了。」一貫的動作是幾年來未曾改變的。
  「謝謝。」甩甩頭將頭髮上的水分甩出來接過真琴拿的毛巾,遙只有靜靜的看著真琴旁邊的地板。
  「好羨慕遙能那麼自由呢……」
  聽見這句話的遙微微斜眼瞄了瞄真琴。「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
  「啊哈哈……對了遙,有件事想和你說……」遙轉過頭視線筆直的盯著他,沒有逃避。「呃……嗯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們回家吧!」


  ——差點就說出口了呢。
  要是說出來的話,竹馬的這層關係是否就會消失?


    6.差点就...

【はるまこ】

最近又入free!坑,朋友說我太晚入本子都賣掉了,心痛←

總之是ま(大)こ(型)と(犬)害怕,需要は(飼)る(主)か的陪伴的故事(嗯?

看整體的話大概是笨蛋まこと(喂

———————————————————————


  百般無聊的撐著下巴,窗外的大雨暫時是停止了。突如其來的雷聲,和落在店家前面的閃電讓不容易被嚇著的はるか難得地也當機。

  回過神來看著對面一臉要哭出來的大型犬——まこと哀求似的用唇語叫はるか把手借給他。
  「……現在有很多人。」
  「嗚嗚拜託了……」面對這種柔情攻勢,はるか還是聽話的將手擺到對方面前。
  「麻煩。」
  「謝謝はるちゃん……!回去後我煎青花魚給你吃!...

【暗殺】車站雷雨

*渚業

我就喜歡渚業不行嗎TT

———————————————————————

  走了一大段山路回到平地,就那麼剛好的下了午後雷陣雨來。
  「啊欸?下雨了……」急忙的拿起雨傘,渚相當慶幸自己有隨身攜帶著摺疊起來的傘。

  走沒幾步發現了前方正在躲雨的人——赤羽業。

  「業君?在躲雨嗎?」
  「啊渚君啊……嗯,以為不會下雨,打算等雨小一點再衝去車站。」雙手交疊,上半身撐在店家拉下的鐵捲門,赤羽業一臉苦惱。

  「這樣可不行啊!要是淋雨會感冒的……」窘迫的看了業,再看看自己手中拿著的雨傘,渚閃過了一個念頭。
  「那麼業君拿我的雨傘吧。」
  「哈?那這樣渚君你不是會淋濕嗎?再...

1 / 2